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silence54

我和黑蔷薇会面的地方在十一处的审讯室。这屋子整体色调偏暗,气氛压抑,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我坐在主位,黑蔷薇在我的对面,我身后是单向透视玻璃,房间里遍布各种监视设备,弗兰克、森冉,以及一些与这个行动有关的工作人员都会在这扇玻璃幕后面监听我们的对话。

出于规定以及礼貌,我先一步到审讯室。大约十分钟之后,黑蔷薇在十一处的人陪伴下,进了这间屋子。

我看着她坐下。黑蔷薇并不是嫌犯,所以她可以很自由地拄着自己的腮,散漫又饶有兴致地打量这间屋子。我充分尊重她,等她对我有了兴趣后,才开口:“您好,女士。我是顾十七,十一处特案组组员,是我提出想与你见面的请求。”

“你好,”她的笑有些让我琢磨不透,她微微侧头,语气轻松,“仔细看看,你确实和我的朋友非常像。”

我保持着沉默,我没想到这样一个女人跟我说话时也会用非常老套的方式和我寒暄。

“女士,恕我唐突,您和樱夫人是不是认识?”

“呵,你和他一样敏锐。”

“他?”我对黑蔷薇这种回答感到狐疑,我盯着她,看她很随意地用手指在桌子上画着什么图案。她写了一个“顾”,那是我对姓氏。

黑蔷薇抬头,“就是我说的,那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呀,小七。”

我不喜欢和我并不亲近的人这样称呼我,我刚想拒绝她,义正辞严地要求她认真一些,她话锋一转,语气也开始严肃:“小七,你该找回你自己。”

“女士,我自己的问题,我会自己解决。我现在要问的,是关于樱夫人的,您需要回答我的,也只有这些。”

“好,”她又笑了,抱着胸靠在椅子上,简单思考一会儿,“我们认识,而且,她应该算是我曾经的追求者吧,而且我答应了她。”

我对这个回答感到震撼,我莫名联想到总跟在黑蔷薇旁边的那个男青年,他对黑蔷薇的爱和忠诚显而易见,幸亏他今天没出现,不然这种可怕的修罗场我根本不会控制。我闷着头做笔记,客气地请她继续。

“不过,我们认识的时候,她还没有和第一任丈夫离婚。虽然我不喜欢说死人的坏话,但是,她的第一任丈夫确实耽误了樱的天赋,不然,她本该大红大紫,做一个光耀的影后。我在医院偶遇了她,帮她垫付了医药费,我们就是这样简单地相遇相识。”

“她第一任丈夫的死与你有关吗?”我保持着对正义的追求,严肃问道。

“也许,我并不是只有樱一个情人,也不会只对一个情人说话,也许我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讲给了她,她正好付诸行动呢。不要小看那个女人,她是演员,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只有她自己分得清。”

“不过有可能,她自己也分不太清。”黑蔷薇嘲弄地对我继续说,“樱夫人,很贵气的称呼啊。樱花的花语是纯洁和高尚,也很适合她呢。”

“您和她现在是什么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喜欢不听话的情人,更不喜欢自作聪明想要挟我的情人。”

我停笔,再次打量黑蔷薇,她已经把樱夫人的背叛暗示的一清二楚,但我在黑蔷薇的表情里看不到一丁点愤怒和憎恨。只有戏谑,一如既往地不屑众生。我觉得这女人非常可怕,她不是凉薄,她就是不会爱任何一个人。

但她确有魅力,诱惑世人,腐蚀他们的心神。

黑蔷薇,花语,绝望的爱。

我定了定神,整理一下被黑蔷薇带偏的思维,“您委托我们处理的事,当事人云泽真先生以及目标安托·让,他们两个和您是否有关系。樱夫人用什么名义来要挟您?”

“有。”黑蔷薇回答地很干脆。

我立即追问:“什么关系!”

“小朋友不该知道的关系。”

黑蔷薇居然用一种关爱后辈的眼神看着我,我感觉非常冒犯,我觉得她在调戏我!可我只会在心里生气,我不是什么伶牙俐齿的人,只能受气忍着。我万分想念和我只有一个玻璃幕墙相隔的弗兰克,要是他在,肯定能滴水不漏地骂回去。

“哎,放心吧小七,不是你能大做文章的关系。”黑蔷薇语气温和下来,“我知道你想把他们引出来,他原本也有这个计划,谁不喜欢简单方便又直接的手段。不过,随着调查,有些事越来越棘手了。”

黑蔷薇看着我,慢慢地把目光移到我身后的玻璃幕墙,她在直接告知弗兰克他们,“樱要见的是‘殉道者’。”

殉道者。

我头一次听见这个名字,但我脊背发寒。

“殉道者是谁!还有,你说的那个和我很像的人是谁!”我有些情绪失控,对着她吼道:“黑蔷薇,你一直在诱导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小七,你很聪明,但是当局者迷。你觉得该相信谁,你觉得你看到的就是真相吗?”

审讯室里喇叭传出森冉的咆哮,他在大声呵斥黑蔷薇闭嘴。我觉得他好吵,他们都好吵,我的脑子也好吵。

我木木地盯着黑蔷薇,她的眼睛如夜色,如静谧,如我探不到的过去。弗兰克他们几乎是立刻赶过来,他们挡在我和黑蔷薇之间大声与这女人说些什么,他们叫她离开。

黑蔷薇同意了,她起身,我看见她的唇张合着,说出无声的话。

那是一个名字。

顾无衣。

……

黑蔷薇离开十一处后去了临光市的一座墓园。墓园正前的广场上竖着一尊硕大的无名碑,为纪念那些默默守护着这座城市的人而立。

碑前站着一个人,他的脚前,摆着两束敬献给这些无名英雄的鲜花。

“无衣,他们的墓就在里面,你为什么不进去看他们?”

“我没有资格。”顾无衣淡淡地回答,他并不像黑蔷薇想象的那般惆怅,“你见过小七了,我猜你一定会把我的名字告诉他。”

“被你猜中了。哎,跟你这种人在一起生活很缺少乐趣。天花板级别的‘残次品’和很有自己想法的‘复制体’,你们真是有意思的一对父子俩,好想看小家伙碰见你时候的表情啊。”

“我也很期待和小七见面的那天。”

“无衣,我们该离开了,不要再扰他们清静。”

“好。”

无序的风吹开了花束的包裹,在里面的卡片上,写着顾无衣缅怀的故人。

献给恩师秦炎武。

献给朋友特蕾莎·海因里希。


评论(6)

热度(5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