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五毒俱全4

后面是拍,发不出来,在语雀的大表格里都能看见


却说那叶壹满口胡话,骗了杨行风正打算开溜,偏偏不巧撞上了韩北杨和维骆这两个瘟神。

他还想逃,但是前后受敌插翅难飞。

叶壹定了定心神,缓缓吐一口气,扭头死皮赖脸抱住杨行风的腿,干嚎:“叔,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俩要欺负我,你是我的主人呀,你不能不管我啊!”

杨行风觉得晦气,咬牙切齿踢开叶壹,转身回屋,把房门关紧。

叶壹锤门无果,捋一把额前碎发,站起来,面色不善,“你俩不会以为我很好欺负吧!”

韩北杨没回应他,只是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咯的声音。

“你还想吓唬我!韩北杨我警告你,我也会功夫,你把我惹急了,小心我把你打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打得你娘都认不出来你!”叶壹心虚地斜了眼韩北杨,快速闪到维骆旁边,颇为谄媚地摁住维骆的胳膊,“骆骆,咱不和这个动不动就打人的家伙一块玩啊,打人不好啊。我啥事也没有,回去吧,回去吧!”

维骆盯着叶壹,那面瘫脸居然嗤笑一声,“叶子,是你先说要打韩大哥的。”

“我随口一说,你咋还当真了。你这小孩儿,不识逗呢。”

“当然当真了,”韩北杨的大手突然拍在叶壹肩膀上,“我好怕你把我打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啊。”

“韩哥,我也怕。”叶壹艰难咽了口唾沫,他想溜,却发现自己已被韩北杨牢牢抓住衣领,“我们都是好兄弟,你怎么忍心揍我呢,明天请你去喝茶好不好?”

韩北杨无动于衷,叶壹表情了然,很亲密地拍了拍韩北杨的肩,凑到他耳边:“哦!不喜欢喝茶,我请你和花酒怎么样?”韩北杨脸色阴了不少,叶壹见状竖起大拇指,“也不喜欢喝花酒,不被女色迷惑!好男人!我请你吃烤鸭烧鹅!”

“叶子,”韩北杨指了指杏树前面的空地,咧出一个小孩子看了会做噩梦的笑,“我请你吧,先请你吃板子炖肉。”

初夏的夜清凉又热闹,鸣蝉藏在树叶间,把它的情随风送出。一轮接近圆满的月儿挂在夜空,四周碎了满天星。杨行风在院子里的几口杠中养三五株荷花,淡雅的香气是宁神安魂的好药,在此花香中纳凉,这个夜想必睡得安稳。

当然,如果纳凉的同时还能欣赏到叶大美人挨板子,花闲表示自己睡着了都能乐出来。这个叶壹好几次都把他坑得被韩北杨押在院子惨遭毒打,今天风水轮流转,花闲说什么都不会落了这个热闹。

“你也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景珩抱着药臼从厢房里走出来,看着花闲捂着屁股也要坚持幸灾乐祸的模样摇头叹息,捣两下药望向叶壹。

……

评论(4)

热度(1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