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坏孩子53

不得不说白苏的心眼有些超过了她这个年龄,文森特刚把白苏放在床上,小姑娘即刻睁开眼。

文森特有些措手不及,“你没睡觉?”

“我什么都没听见。”白苏避而不谈,从床上坐起来,晃荡双腿仰着脸满是期待,“文森特哥哥,你们在一起了吧。”

“对!我们在一起了。”

“那我就要改口叫你哥夫了,哥夫要多宠一宠哥哥,哥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吃了好多苦。好多人都讨厌他,只有你喜欢他,我哥哥最喜欢你,你绝对不能让我哥哥伤心。不然我就把哥哥收走,再也不给你啦!”

“好,我发誓,绝对不让苏苏的哥哥伤心。”

“哥夫,我们拉勾!如果你欺负哥哥,就让,就让……”

白华推门而入,倚在门框莞尔浅笑,“让混蛋哥夫再也见不到哥哥好不好?”文森特有点小小的惊讶,他没想到白华能躲在门后面听他和小朋友谈话。白华走到白苏面前,轻笑着揉了揉妹妹软乎乎的脸蛋,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疼爱对白苏柔声说:“有没有想我?”

“想!”白苏像轻快的鸟儿一样扑到白华怀里,“哥,我们终于不会分开了。”

“对啊,我们安全了,我们也有家了,再也没有人会欺负我们了。”

文森特在他们身后站着,他很中意白华认同了“家”这个称呼,风风雨雨过后,这是他最期待的结果,只是那个“安全”一词还是让他有些刺耳和愧疚。文森特习惯性地去摸白华的头,白苏见状,很大方地把自家哥哥让给哥夫。

“苏苏,这个屋子是我以前住过的,有些装饰……”

“没关系,我最喜欢哥哥了!”

白华被女孩过分好说话哄得开心,很自豪地向文森特炫耀:“我妹妹懂事吧。”

文森特点头,纵容白华的骄傲。

“我想看看这个大房子,它好漂亮,我喜欢!”

白华自然是同意妹妹的要求,心情愉悦地问:“可以啊,想先从哪开始?”

“哥哥和哥夫的卧室。”

白华愣了一下,“你要从哪开始?”

“哥哥和哥夫的卧室!”白苏非常肯定,“哥哥一定哥夫睡在一张大床上,莱奥说相爱的人都会睡在一张床上,只要睡一张床就可以生出小宝宝,他们的爸爸妈妈就是这样生出来他们的。”

文森特没忍住笑出来,惨遭白华狠瞪一眼。

白华很严肃地敲敲白苏的头,“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有男人和女人才能繁衍后代,两个男的不行,两个女的也不行。”

白苏确实是很失望,但她还对自己的幻想带有最后一点坚持,求助地看向文森特,“真的吗?”

“按照常理来说是这样的,”文森特在白苏眼睛暗淡下去的同时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和你哥试试,每天晚上都试试。”

“文森特!你他妈在胡扯什么!”

“哥哥不能说脏话!”白苏义正词严。

“啊?”白华一愣,忘了跟文森特生气。

“老师说讲脏话不是好孩子,是坏孩子!坏孩子要被打屁股!哥哥,你向哥夫道歉,不可以这样。”

“苏苏你老师说的太对了!”

白华恶狠狠剜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文森特,他很在意在白苏面前的形象,不得不满脸歉意对着小姑娘道歉,白苏认真地点头正经严肃对她不听话的哥哥进行批评教育,“哥哥如果还这样,就算哥夫重重打哥哥屁股我都不会阻拦哥夫的!”

“哥哥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说了好不好?”,也不知道小姑娘的认真劲是向谁学的,白华立誓承诺折腾一大圈才让白苏满意,“苏苏去冰箱里拿点喜欢吃的东西我和你哥夫有些恩怨要解决。”白苏意味深长地看看这俩人,点点头,再三嘱咐白华之后才肯离开房间。

白华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捏住拳头,咬牙切齿,“文森特!你再敢当着白苏的面胡说,你信不信我!”白华比划了一下,没把威胁说出口。

可他威胁的人却毫不在意,甚至比之前更加嚣张,挑着眉,盯住白华身后,“狼崽子,你想在白苏的房间里被打屁股吗。”文森特特意把那个词加重,他就喜欢看见白华又羞又恼的模样,“会被妹妹看见的。”

白华气得咬牙,文森特这个混蛋存的什么心他能不知道。什么惩罚,他分明就是想——

“喂!你放我下来!”

文森特就是想欺负白华嘛!

这男人不讲道理地把白华扛回了他俩的卧室。把白华扔到那张传说中可以让狼崽子下小小狼崽的床上,干净利落扯下白华的裤子,扬手一巴掌。

“啪!”

“唔!”

白华半趴在床上,混蛋文森特把他的腰垫得很高以至于他不得不跪直双腿保持自己平衡。他以前没少用这种姿势趴在床上挨揍,大部分都是犯了一些小错误才会让文森特采取这种手段教育他。不过每次白华都会被罚的又羞愧又悔恨,那些是他作为受训者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记忆。

偏偏混蛋文森特也没忘掉。

男人清了清嗓子,用他磁性低沉的声音故作严厉训斥道:“白华,我们见面时,我就要求过你不许讲脏话,你果然全忘了。”

白华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呜咽了一下,但仍然装腔作势地不忿,就像炸毛的小兽。他看不见文森特的坏笑,只知道他在以调整姿势为由占自己便宜。

“小狼崽,鉴于你认错态度还算端正,我今天就从轻处罚,简单用手拍拍你的屁股。”

“不行!白苏在呢,文森特!唔!哥——老公——”

白华也不是一点手段都没有的,他学会了撒娇,用自己的方式别扭着叫文森特停手。白华的性格傲气,在外是一幅生人莫近的冷淡,现在这般的温良好欺可是只有文森特才能享受到的差别对待。

然而白华不知道的是,这种反差只会让文森特变本加厉。

“啪!”

弹软的臀肉在男人的手下委屈颤抖,在巴掌离开的随后迅速泛出一片暧昧的嫩粉。白华身上原本就留有文森特在车上揉捏出来的颜色,现在更加突出,魅惑地为自己主人招来更多灾祸。

这并非什么认真的训诫,仅仅是热恋中的调情,文森特可舍不得用力,白华甚至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可他还是装作疼得厉害,小声轻呼,时不时喘息,只为博取男人的同情。

文森特自然能识破白华的小心思,对付他家的小狼崽,文森特经验丰富。他快速地略过白华的身后,仅仅七八掌就把两边的颜色都照顾得均匀。那可怜兮兮的两团肉马上就殷了片暧昧的粉红。趁着肿胀感和刺痛还未消散,文森特固执地要让白华坐在自己腿上。白华被欺负得委屈,可怜兮兮地跨坐在文森特身上,环住男人的脖子。

文森特把白华揉在怀里安慰,亲亲白华的脸颊,“以后不许调皮捣蛋了。”

白华摸了摸自己的身后,带着气接受文森特讨好的亲吻。然后对着男人张开双臂。

“哟,不让调皮就要开始撒娇了吗?”

“才不是!文森特,我讨厌你!”

被讨厌的文森特似乎真的很喜欢逗弄炸了毛的小狼崽。瞧见白华气得眼圈周围泛红,他才一把抱住白华,“你敢讨厌我?”

“我敢!”白华斩钉截铁。

文森特目光促狭:“你确定?”

“我确定,讨厌你,今晚我不跟你睡了,我去找我妹妹!我搂着她睡觉,我妹妹香香软软的,比你好一万倍!”

“你敢嫌弃我!小狼崽子,你要完蛋了!”


评论(10)

热度(14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