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恶龙39

好在,阿兰又护住了他。

阿兰不知从哪摘下一根羽毛低声念咒,在火焰袭来的前一秒,羽毛成为白色的鸟翼交叠保护在他们面前挡住火焰的袭击。这是阿兰第二次救阿尔弗莱德。

巨龙身前的奈特似乎意识到什么,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这两个人。火焰在攻击他们那一下之后,自动避开继续摧毁藏书阁的其他东西。

阿尔弗莱德万万没想到奈特会突然失控,他们身处这个特殊的空间里又根本联系不上老师,除了让奈特彻底发泄完别无他法。但他不知道这座藏书阁经不经烧,要是把这里烧光了还没平息奈特的愤怒,阿尔弗莱德不敢想象后果。

该怎么办!

在阿尔弗莱德焦头烂额之际,苍蓝的火焰像被阻挡一样停了下来。阿尔弗莱德速度张望,发现奈特死死盯着某个位置。

是阿尔弗莱德斜后方,禁忌书阁入口的方向。阿尔弗莱德和白鸦赶忙转身,正对上打断白龙神愤怒的来者。

是紫罗兰的校长,西蒙·古德温!

“校长先生!”阿尔弗莱德倒吸一口冷气,这下全完了!违反宵禁,擅闯禁地,公然毁坏学校神圣财产,还被校长先生抓正着。阿尔弗莱德保守估计他和奈特余生都要蹲大牢了。

不对,现在的奈特是强大可怕的白龙神,老师都不一定能安抚他的愤怒还想什么挨揍。阿尔弗莱德苦笑着摇摇头希望他们一行三人可以全都完好无损的离开。

灼热的火焰从四面八方传来,压迫校长先生。在校长的面前,烈焰凝聚成一条毒蛇吐着芯子恶毒地注视他。

“尊敬的白龙神,请您平息怒火。”

老人缓缓开口,他举起自己的法杖轻轻敲击虚无的地面。似涟漪一样的波纹晕散开来,难以言明的清凉不着痕迹包裹住白龙。

奈特微微阖眼,冷静片刻。

他再睁开眼睛,巨龙和火焰消失的无影无踪,被损毁的东西完整无恙地躺在它们原本的位置,巫师的星辰仍游弋于虚空。

“我想起你了,西蒙·古德温,你居然有胆子来见我,你那‘守望者’的称号没让你羞愧的寝食难安吗?”

“守望者”?

这个称号阿尔弗莱德总感觉在哪听过。苦思片刻,他猛然想起历史课教材里有过一段描写。

“他是个英雄,从废墟里带领存活下的人们重建家园,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而他本人也在紫罗兰复建不久突然消失,为了纪念他的伟大,尊称他为‘守望者’。”

原来校长先生就是“守望者”!阿尔弗莱德被震惊得说不出话,那位带领大家从龙神怒火中幸存的英雄居然活到了现在!

活了三百多年!

阿尔弗莱德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该怎么描述,过度的震惊,过度的惶恐,还有绝境逢生的惊喜。这短短几个小时的经历可能是很多人几辈子也达不到的,阿尔弗莱德真觉得自己疲惫到顶点。

可是,命运很明显还要再折磨这个可怜男孩一会。在他愕然的目光里,校长先生对着奈特缓缓跪下。

因为过于苍老,校长的动作不免滞涩。他跪在地上掩面哭泣,悲痛万分:“对不起,我是个懦夫,我不敢出来为劳伦斯证明他的清白……我一直想着帮他守护这个学校,我想这样能减轻我的愧疚……但是,我还是没有守住……”

“你是专程来向我忏悔?”奈特反常地讥笑道,“我的神父和祭祀们不是都被你们处死了吗?”

“都是我的错……请原谅我……请原谅我吧呜呜……”

老人似乎格外悲痛,嚎哭得竟有几分渗人。他的身体剧烈颤抖,抬头茫然地望了眼奈特,他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样,只能匍匐在地,伸手向奈特爬过去。

奈特只是冷漠地看着,眼里堆满了厌弃。

阿尔弗莱德看着不忍,几欲上前搀扶,却被白鸦阿兰制止,“阿尔弗莱德,不要过去,不要卷入你不该涉足的漩涡里。”

阿尔弗莱德想和白鸦阿兰争辩,但他都没来得及发声,就听见校长西蒙发出凄厉的哀嚎,阿尔弗莱德赶忙转移目光,他看见奈特的两只手变成尖利的龙爪,一只掐住了校长的脖子,另一只手直直捅进校长肚子。

奈特疯了!

阿尔弗莱德惊呼,他本能向冲过去阻止奈特,他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奈特从校长的身体里扯出了一条蠕虫状黑色粘液,阿尔弗莱德很熟悉这东西,他在科里亚蒂那看到了不止一次。

“活了三百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奈特松开了西蒙校长,两只手也变回了人类的样子。那条粘液蠕虫被他冻住,握在手里,“现在当紫罗兰校长的评判资格就是比谁活得久吗?”

老西蒙蜷缩着,奈特帮他除掉诅咒,但作风过于暴力,这导致他很是痛苦地呕出一些胃液,“尊敬的白龙神,感谢您救我第二次……我不会给您和劳伦斯带来任何麻烦,只要您需要,我将永远无悔于献出生命。是您赐予我漫长的生命,我理当为您付出一切……”

“收起你这些没用的空话,这是你欠劳伦斯的。”奈特不耐烦地打断,“谁给你下的诅咒?”

“我不知道,但是我有预感,这个人和带走劳伦斯灵魂碎片的人是同一个,也是他,驱使我来着等您。”校长闭了闭眼睛,掩盖不住悲伤里的绝望,“十二年前,一个巫师闯进这里,我在和他的对弈中受伤,他过于强大,善用诅咒,能驾驭这些来源诡异的污秽。我没能拦住他,也没能占卜出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带着黄金面具,在面具下是一双灰色的眼睛。他的气息让我很熟悉,但我清楚得感觉到那是不属于活人的气息。”

灰色的眼睛,不属于活人的气息,黄金面具。

十二年前,那时的他还在幽深的洞穴里沉眠,尤尼卡在梦中帮他占卜了转世的劳伦斯身在何地。十二年前,这一世的劳伦斯得到了他父母葬身海底的噩耗。奈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这是蓄谋已久的巧合。

策划的很好,勇气可嘉。奈特睁开眼睛冷冷地勾起嘴角,琥珀色的龙瞳骇人至极。

“你还有点用。”奈特冷声评价,“今天我到过这里,我不希望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知道我的行踪。你知道该怎么办,‘守望者’。”奈特重重地重复历史书赞美给校长的称号。

“是,我尊贵的白龙神。”校长慢慢爬起来,恭敬地让开出口,他看出来白龙神已经没有丝毫滞留在这的兴趣。

阿尔弗莱德忘了一眼校长便紧随奈特离开,在他即将跨出书阁的那一刻,一个相比其他星星的光芒略微灿烂一点的星星脱离虚,无悄无声息附身在阿尔弗莱德的的裤脚上,跟着他一起离开。


评论(3)

热度(3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