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恶龙40

回程没有丝毫的惊险刺激,幽灵马车阴冷的死亡气息依然让阿尔弗莱德很不舒服,他焦躁不安地用指尖搓车厢里的皮革,犹豫着要不要和奈特说两句话。金发男孩悄悄地瞥一眼旁边的白龙神大人。奈特收敛了他迫人的气息正闭眼养神,一副急需安静的模样。

阿尔弗莱德叹口气,咽回自己没话找话的想法,盯着脚尖跟奈特一起沉默。

“你想听故事吗?”

阿尔弗莱德一愣,没反应过来奈特没头没脑的问题。

奈特缓缓睁眼,诡异妖艳的龙瞳已然消失,现在的他与人类无异,“换个说法,想不想听听与‘巨龙’相关的传说?”

阿尔弗莱德沉默了一会,轻轻点头。

风捎来了久远的故事。

“在时间诞生之初,世间遍布混沌和邪祟,撑开天地的是一株巨树,巨树是原初的第一个生灵。祂与火焰成婚,祂希望祂的孩子可以不被天地,祂给祂的孩子生出双翼和四肢,祂称孩子们为‘巨龙’。母亲诞下的第一个孩子,此时正巧天亮,祂说光是好的,祂的第一个孩子将名为‘圣光’。巨树立于泥土,泥土与海洋相接,祂说他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祂的第二个孩子要代祂去看看,于是‘深海’由此诞生。很快,白日消失,被光抑制的混沌和邪祟蠢蠢欲动,第三个孩子出生了,‘黑夜’会替母亲镇守光的背面。日月交替,潮汐变化,世界之初的气候并不稳定,有狂风,有暴雷,摧折母亲的枝丫。母亲挺立天地间,祂的无畏是一对双生子诞生的契机,母亲为他们取名‘苍风’和‘霆霓’。

到这,祂本要歇息了,与祂成婚的火焰焚烧着祂的枝干,让祂疲惫痛苦。蛰伏的邪祟趁机引起霍乱,侵扰其他生灵。

母亲看到了它们的暴行,祂把祂的愤怒寄托在我身上,祂将群山的力量赠与我,祂说我的爪牙足够锋利,能撕碎一切污秽;我的龙炎足够炽热,能焚毁一切邪恶,我的力量足够强大,我将战无不胜。

树和火焰并不是好的夫妻,母亲还没来得及给我取名字,就被火焰吞噬。祂的终言化成了一匹独角兽,掌管着没有实体的梦境和预言,独角兽告诉我们,母亲的遗愿就是驱逐所有污秽。我们从母亲的遗愿中获得权柄,成为了你们口中的‘龙神’。”

那是阿尔弗莱德从未听过的传说,由度过漫长岁月的白龙款款道来,通过神明的力量,他仿若触手可及来自远古的秘密。

“那是一场艰难长久的战争,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最终获胜。在万种生灵里,有一种名为‘人类’的存在,他们弱小却聪明,我们帮助他们聚集扎根,建立国家。预言独角兽的出生与我紧密相连,祂便和我一起,世间凡有群山坐落的土地,都是我的领域。世间一切生灵的梦境,都是尤尼卡的国土,祂格外喜爱人类,常在梦中与赐福虔诚的信徒,紫罗兰之月是祂的象征。”

“紫罗兰……”阿尔弗莱德轻轻念叨这个单词。

“没错,你们的圣紫罗兰学院就是在尤尼卡的帮助下建成的,我和尤尼卡都是你们曾经信仰和供奉的神。”

阿尔弗莱德脸色微不可见地变了一下,他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那……那为什么……”

“因为这个王国已经抛弃了我,我也抛弃了它。从劳伦斯死掉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地方就已经被我抛弃。劳伦斯是预言中我的命定者。而你们,害死了他。”

奈特琥珀色的眸子里无喜无悲,淡漠地讲述他的过去,“劳伦斯是个天才,当然,我以前觉得他是个十足的讨厌鬼还是个总在异想天开的傻瓜。他总是探究奥术的本质,他想找到人与非凡间的桥梁,他说如果这东西不再是隐秘,那就意味着穷人也能学会,愚笨的人也能学会,贵族和富人就不再特殊,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欺压和不幸……”

奈特的眼睛突然黯淡下来,落寞地喃喃自语,“这个傻瓜……连我都知道力量是用于区分阶层的围墙,他却天真的想去打破这堵墙。呵,他帮助过的人无人念他的好,他反抗的人恨他入骨。理想主义的下场是就被被所有人憎恨,在众目睽睽下绞死。劳伦斯的梦想,他所有的手稿和研究是他绞刑架前篝火的燃料。”

“我受困于誓言,只能看着他离开我,无能为力……”

“劳伦斯死了,我只剩下愤怒与憎恨。我屠杀了这个人类王国并焚毁这片土地,我诅咒那些害死劳伦斯的人无论生死终日饱受烈火焚烧之痛,世世代代不得往生。我的怨恨无法平息,尤尼卡和我的兄弟‘圣光’不得不将狂暴的我封印在地底洞穴。”

阿尔弗莱德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幸存下来的人做不到向我复仇,于是曾经信仰过我的人就成了发泄对象,你们用最残忍的手迫害他们,攫取他们的研究与知识,把他们写进书里让他们一次又一次遭受道义上的批判和谴责。你们也在杀死自己的同胞。”奈特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没有愤怒,他早已抛弃了这个王国,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已与他无关,“阿尔,你没听过这些吧。”

阿尔弗莱德木然地摇头,他不知道自己算什么,和祖先们一样背叛神明的罪人还是忠诚劳伦斯的追随者。

“你当然不会知道,因为我无法为自己正名,早就从白龙神变成了毁灭王城的恶龙,”奈特冷笑,“当双方都撕毁了约定,我们就都不再被规则约束。”

“你要干什么!”阿尔弗莱德突然感到无端的恐惧,奈特的冷笑比永不融化的寒冰还要刺骨,“你不要做傻事……”

他没来得及说完,耳畔骤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和哀嚎。这些声音不知道从何而来,但却回响在他的四周,在他的脑海,在他的灵魂里。那是无法形容的怨念,恶毒地把他们的死前痛苦与他们的声音融为一体,搅动阿尔弗莱德的大脑。四周迅速黑暗侵蚀,在无光的世界里这些声音变本加厉。

是噩梦的呓语。

阿尔弗莱德捂住头,颤抖地蜷缩起来。

“救我……”

“好疼啊,真的好疼啊,我真的好疼啊!”

扭曲的不分男女的尖叫像来自被烈火焚烧的怨灵,阿尔弗莱德分不清这是他自己在哀嚎还是这突如其来的恶语污染正在他的耳朵。

突然,时间静止,一种无形的力量似乎正在抽离阿尔弗莱德的记忆,他感受到的痛苦、禁忌书阁、诡秘的钟塔、幽灵马车……这一晚上的种种都被渐渐抹去。昏迷前的最后一眼,阿尔弗莱德看到的是降临在黑暗中的女神。

她是永暗中的光,净化那些恶意。

“尤尼卡,你来了。”

“‘群山与梦境相连’,吾主,安好?”

尤尼卡带着轻浅的笑意与奈特问安。紫色的眼眸犹如深泉一般平静幽邃,她就是用这双眼睛窥探着命运。

奈特低头看了看昏倒在自己怀中的阿尔弗莱德,又望向尤尼卡,面色难得柔和下来,“你把所有人都拉入了梦境?”

“除了劳伦斯,他的梦境属于您。”

尤尼卡款款走到奈特身边,幽灵马车和阿兰是亡者,无法入梦,奈特和阿尔弗莱德不得不有些突兀地坐在虚空中,不过这也方便了尤尼卡观察这个受奈特庇佑的金发男孩。

女神伸出指尖轻轻划过阿尔弗莱德的脸颊,沉睡中的金发男孩无所动,只是蹙眉,似乎被他梦境里的东西困扰。

“你该不是也想把他变成白鸦吧,你的骑士长会不高兴的。我记得每次有新的白鸦诞生,你那个骑士长都很难过。”奈特饶有兴致地打趣,所有白鸦都不能入梦,他不用担心那个死心眼的雷诺听到这个。

“妾身可不喜欢横刀夺爱,”尤尼卡收回手指,温柔地笑道,“有人倾心他,他有自己的缘分。吾主,回去的时候记得让阿兰送他就好,我让小阿尔忘了这晚上的事,但我不会让小阿尔忘了阿兰。”

奈特眨巴眨巴眼睛,不明所以地摇晃脑袋。

“说正事,我去了禁忌书阁。劳伦斯的灵魂被人盗走了。而且,我得到了这个”奈特半眯着眼,把冻住的粘液交给尤尼卡。

尤尼卡接过,蹙眉:“这个气息——怎么会是……”

“劳伦斯,”奈特打了个响指,粘液顷刻间被烧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离间计,那诅咒的源头就和劳伦斯有莫大渊源。”

“您想做什么呢?”

“这个人真有趣,他在我身边埋下如此多的眼线,算计我要做的每一件事。尤尼卡,我改主意了,我要留在这找到这个无耻之徒,我会让劳伦斯亲手了结他的性命。他罪孽深重,不魂飞魄散不足以平息我的愤怒。尤尼卡,我要你把除了劳伦斯以外所有人关于我现身的记忆抹除,我已经不是他们的白龙神,我是来讨债的恶龙。”

尤尼卡提起裙摆微微行礼,“遵命,我的主人。您已经明确了道路,我会为您祝福,好运将永远追随您。”

黑暗尽碎,奈特眯起他琥珀色的龙瞳幽幽望向不知名的远方。

“希望你能让我尽兴,背叛者。”


评论(4)

热度(4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