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恶龙38

巨大的钟塔伫立于黑暗中,整个王城的建筑都像是侏儒一般卑微匍匐在它的脚下。阿尔弗莱德仰望着钟塔,他不知该作何行动,唯有静默。人类会敬畏庞然巍峨者,这是本能。

白鸦阿兰恭候在车门外,就像他服侍奈特上车一样,他依旧把自己的手作为垫脚来方便她的神明大人下车。

阿尔弗莱德看着奈特毫无愧疚地踩着白鸦跳下去,轮到自己的时候阿尔弗莱德迟疑了,他温和拒绝:“不用帮忙,我自己就可以。”

阿兰抬起头,似乎有一点点惊讶,但他没表态起身立在车门旁边,对阿尔弗莱德伸出手。

“谢谢。”阿尔弗莱德顺理成章地扶着阿兰跳下车。

阿兰的手冰冷得没什么温度,奈特说过所有白鸦都不是活人。阿尔弗莱德不是很敢接触这些神的侍从,他迫不及待想把手抽出来,但白鸦却挽留了他一下。

男孩抬头,正对上白鸦看他的眼睛。

格外干净的眸子,尽管因为神明的影响,这双眼睛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而变得猩红,阿尔弗兰德依然无法忽视那水一般的清澈,以及藏在深处绵长又温柔的哀伤。这双眸子在白鸦没什么血色的漂亮脸蛋上摄人心魄,让他沉醉。

阿尔弗莱德无法阻止自己凝望阿兰猜想他的过去,她曾经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故事,他曾经活着,那时的他会是个怎样的人?

“你很喜欢他?”奈特冷冰冰地疑问打断阿尔弗莱德走神。

金发男孩慌乱地放下白鸦的手,“啊,没有。”

“我看出来你很喜欢这个家伙,我可以把他送给你。”

年轻的金发男孩顿时局促起来,红着脸申辩,“这,这不是喜欢,我就是单纯觉得他很好看,算是对美丽事物的欣赏……”

“你不喜欢他,”奈特蹙眉,他搞不懂眼前这个人类复杂的情感变化,“你不喜欢他,等事情结束我就让尤尼卡把他处理了。我和尤尼卡都不会允许有诱惑人心的白鸦出现。”

“等等,奈特!阿兰没在诱惑我,我就是,就是,唉!”阿尔弗莱德长叹口气,他觉得和奈特根本解释不清他对这个可怜人的同情,无奈承认:“你把他留下吧,我喜欢阿兰,我愿意收留阿兰。”

奈特转动他的龙瞳从阿尔弗莱德身上移到白鸦身上,最终疑惑地点点头。

这个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他们目的还是钟塔。

阿尔弗莱德看着奈特缓慢走近钟塔并把手举起抵在钟塔紧闭的大门上。

“奈特你在干什么……”

“嘘!”一直沉默的白鸦突然捂住阿尔弗莱德的嘴,然后把手指抵在唇上做出噤声的动作,“龙神大人在开启钟塔,这附近有守卫钟塔的恶灵,活人的喘息会把他们招来。”阿兰轻柔地解释,那是阿尔弗莱德极其喜欢的语气和声音。

钟塔的大门发出沉重的轰鸣,从奈特触摸的地方骤然凝聚起澄黄色的光。说是光也不准确,在奈特手下亮莹莹的物质更像是熔融的金属水,积蓄在白龙的指尖下。

奈特闭上眼睛,清唱由古老龙语编成的歌。

光和着白龙的歌声沿钟塔的门向上攀,它把自己嵌入钟塔细密的纹路里,扩散出去的分支在触及边缘的瞬间熄灭,璀璨稍纵即逝。

唯一剩下的光,像水一样的光逆流而上,在抵达钟塔表盘之际猝然破碎。

过度的光让夜变得更黑,万籁俱寂,万事万物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这……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看不见了!”阿尔弗莱德恐惧地张望。

“阿尔弗莱德,我在。”

冰凉的手在一片漆黑中触碰到阿尔弗莱德的胳膊,略低于正常人的体温成为阿尔弗莱德目前最安心的触感,紧张和焦躁也在阿兰清凉的指尖下得以安抚。阿尔弗莱德难以察觉地舒口气,让阿兰把手搭在他的胳膊上,他也不自觉凑近阿兰。

在沉寂不知多久后,唯一的光突然刺破黑暗。那是一个完美的光圆,捧在奈特手里。

奈特缓缓举起光圆,正对中塔的表盘。

当他们吻合,光化成钥匙。

中塔的表盘突然开始旋转,齿轮相互咬合带来的巨大轰鸣声足以惊醒方圆百里里的人畜。但他们在特殊的空间里,与现世隔绝。

阿尔弗莱德分不清这到底是奈特的神力还是建造钟塔的巫师们所设下的阵法。他愕然地瞪着钟楼,看表盘飞速旋转,四周拔地而起建筑与钟塔融合,最终形成为一座古老宏伟的建筑。

有了光,阿尔弗莱德看清了周围,他们居然回到了紫罗兰。

“这……还是我认识的紫罗兰吗?”金发男孩瞠目结舌,不可置信地感叹。

前方的银发男孩闻声回首,琥珀色的龙瞳里沉杂冷漠与高傲,宛如奇迹的真正主宰。

“当然不是。你看到的就是紫罗兰的秘密——现在应该称为‘禁忌书阁’。”

在奈特的记忆里,这个只是藏书的地方不是禁忌。至少以前不是。

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任校长决议修建书阁并把紫罗兰所有秘宝和书籍都安置于此。也是从这时候,书阁变成了至高无上的宝藏,至高无上的荣耀。只有真正称得上“大巫师”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藏书阁研习那些深奥、禁忌一般的咒语。

前一世的劳伦斯就其中一员,他是百年一遇的天才,理所应当这份殊荣。

“这里不像是藏书阁啊。”阿尔弗莱德紧紧跟在奈特的身后左顾右盼打量四周。

确实有点超出阿尔弗莱德的想象,藏书阁的内部宛如一个被扭曲的时空,书架和书籍或七扭八歪漂浮在空中或嵌入在空灵透明的“地板上”。地板看起来像虚无的星空,踩踏在上面没有依托,宛如在水面行走。环顾藏书阁的四周,随处可见龙的雕像和象征符号,由此不难猜出,这个禁忌书阁在建造时应该向诸龙神祈求过庇佑。

“以前确实不是这样,看来书阁被荒废了。”奈特轻叹口气,似乎在惋惜不为人知的历史。

“为什么会荒废?它不是紫罗兰的秘密吗?而且这些雕塑是……你吗?”

奈特走两步突然停住,阿尔弗莱德差点撞上去,他嘟嘴不太开心地摸摸鼻子,不敢抱怨,只好等着奈特解释。

但是他没想到,奈特避开回答反倒是问了他一个问题。奈特指了指脚下宇宙中忽明忽亮的星星,轻轻开口,“阿尔,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阿尔弗莱德低头又抬头,不解地摇头。

“他们是能进入藏书阁的巫师们的灵魂片段。你们的紫罗兰把自己积淀的知识提供给巫师,相应的,巫师要把自己一部分灵魂贡献出来成为知识传承的守护。这些守护者凭借众人从我等巨龙处祈祷来的力量以另一种形式‘活着’。”

“但你也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阿尔弗莱德嗫嚅地道,“后来……”,他似乎很不愿意回忆从课本上学过的历史知识。

奈特叹了口气,不符合他一向的活泼,语气沧桑的说,“我毁掉了这座王城,这片人类巫师的心血大概也在那时一起被毁掉了吧。”

那应该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阿尔弗莱德静静地看着他的“朋友”蹲下去,把指尖探进脚下的虚无中。刹那间,星光璀璨,沉眠的大巫师们被唤醒,他们的灵魂驾驭他们的星辰宛如一尾尾鱼,游弋在虚无中。

“奇怪,居然只是这十几年才荒废的?”奈特捞出来一颗星星,看着他不断闪烁的光芒喃喃自语,“不应该……”

那些星星继续闪烁,把他们知道的事告诉奈特。

奈特突然脸色大变,急促地用古老的龙语呼唤什么。虚无中的星星们立刻躁动不安地闪烁光芒,却没有一个与他呼应。

阿尔弗莱德被奈特的情绪影响,也有些焦躁,上前一步刚想问问却被守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白鸦拉住。

白鸦坚定地摇头,牢牢按住阿尔弗莱德的手,“不要过去!”

阿尔弗莱德张张嘴,在马上要问出原因的时候,听见一声愤怒至极点的龙吼。

威压直逼阿尔弗莱德的双膝,他几乎是本能恐惧地跪倒。在他的视线里,他看见了与血月狭间里一模一样的白色巨龙。由苍蓝色火焰环绕的巨龙前站着他熟悉又陌生的银发男孩,滔天烈焰的影子在他的脸上跳动。

奈特看起来无情之至。他缓缓张口,吐出一个剪短却带着无尽杀意的古龙语单词。

“毁灭。”

一瞬间,火焰摊开,授意可以破坏的恶炎肆无忌惮地焚烧一切能触碰得到的物体,藏书的架子、大巫师们的星辰、绝世珍品……全部都在一片苍蓝中灰飞烟灭。

烈火向阿尔弗莱德侵袭而来,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即将葬身于在滔天龙炎中,而恐惧却让他根本动不了。


评论(14)

热度(3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