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渊白夜

裙号162444707
看文搜索wb/海棠用户【溟渊白夜】,wb直接点链接

坏孩子49

【卡拍!】


白华的晚饭计划泡汤了。文森特的嘴,骗人的鬼,这男人确实是不敢再和他做深入交流,但不代表轻易放白华走,白华直接被文森特又拐回了卧室。文森特的房子就像跟鬼打墙似的,白华怎么都跑不出去他们的卧室。

文森特搂着他的狼崽子做了一宿美梦,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手边空空如也。他是有点不满的,随便披上居家服,推门出屋。馋人的肉饼味直扑文森特的鼻腔,男人愣了片刻,缓过神后冲到楼下饭桌边。

白华坐在文森特下来方向的对面,悠闲平静地抿着杯里的纯净水。他像是故意挑衅文森特一样,切下盘子里肉饼的一块放进嘴里咀嚼。白华什么都不说,就只是看着文森特,吃一口,抿一点水,咽下去,不急不慢从容淡定。

文森特挑眉,大步流星,走过去,捏住白华的手,把他叉起来的肉强行夺走吃掉。

白华不淡定了,错愕半秒后,气恼地嚷嚷:“喂!你抢我的干嘛!你的在那!”

文森特得逞地笑,慢悠悠坐回自己的位置。

小狼崽的肉饼是真的回味无穷,牛肉是和土豆洋葱一起搅拌成了泥在下锅煎的。洋葱去除了肉的腥气,土豆填充了肉没有的粘性和口感,三种截然不同的食材搭配在一起简直天作之合。文森特在白华快出院前给家里采买了很多食物,白华真是厉害,都不需要太多讨论,上手就是物尽其用。

肉饼是主角,配角是番茄肉酱厚蛋烧。肉是白华烙饼是剩下来的,他嫌弃但这一种滋味过于单调,便添了一些番茄。番茄和鸡蛋就是绝世的好搭档,蛋卷里包着酸甜开胃的肉酱,文森特感叹这么多年不知道自己糟蹋了多少鸡蛋。

“番茄、土豆、洋葱都不需要放在冰箱里储存,以及冷鲜肉是不能放在冷冻层的。”白华看着文森特,懒散地侧倚自己的手肘,“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不会生活。”

“嫌弃我?”

“没有,谁也做不到万能。只是恰好我学会了你不会的东西罢了。”

文森特满意极了他的小媳妇,随口赞扬:“我家的狼崽,通情达理又贤惠,太适合当老婆了。”

“其实我也想当老公,文森特,你让我也试试呗。”

文森特头都没抬,无情拒绝:“驳回。”

“哼,小心眼。”白华嘟囔着,趴在桌子上看男人吃饭。白华养病时间太长,缺乏运动,食量不大。文森特对此一直很不满意,嫌弃白华不会养自己,把自己饿的太瘦。餐桌上方的灯格外亮,把擦得光洁的桌面照得像面镜子,虚像里有个文森特,现实里也也有个文森特,他们一模一样,英俊强壮。

白华想着自己的瘦,自然而然也想到了他最亲近的人。他盯着桌面里的虚影,虚影带来了幻想和回忆。白华无法忘却文森特手掌的余温是怎么样滑过自己的皮肤,接吻,交合,生命独有的律动在彼此包容之时最为悠扬。呼吸搅动着水汽和温度,唇齿间净是忘不掉的依恋。

白华太喜欢文森特了,他发现自己只要想想他们在一起的现在和未来就开心无比。爱情就是这样,给平淡漫长的人生带来期待明天的盼头。

“你在发什么呆呢?”

白华惊慌失措地把视线从虚像文森特身上转移到真实文森特身上,白华瞥见自家男人穿得很随便的衣服里漏出来一半胸口,来自现实的踏实感让白华不由得脸色一红:“没,什么都没有!”

“哦?”

“没想你!文森特你不要自作多情!”

“可我什么都没说啊。”文森特意味深长地收回目光,“春天到了,狼崽子发情了,但是嘴边犟得很,就只能做个白日梦。”

白华虎躯一震,气哼哼不说话。

“我在想我妹妹!”白华很有气势地抬高嗓音,又慢慢降了下去,难掩落寞和思念,“我没有照顾好她,她来看我的时候我总想着回避她,不想让苏苏看见我那个时候的样子。虽然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但还是牵挂她。苏苏那么乖而且比我聪明多了,她应该不会给你大哥惹什么麻烦吧。”白华提到路德维希时有一丝底气不足和失落,他还是很顾忌这种“寄人篱下”,他改不掉这种自卑。

文森特察觉出来了,没说太多客套话,只是轻声地征求白华建议:“那我们把她接回来好不好?”

“可以吗!”白华眼睛亮了起来,随即又开始不安,“但是她的生活花销都让你负担……而且你大哥之前也给白苏花了不少吧,我和你,我……文森特,我不能让你花那么多钱。”白华小心地看着文森特,“要不,你让我去工作吧,至少能承担白苏和我……”

文森特不爽,语气略有急促和不客气:“你不上学了?”

“要去工作的话就不能了吧……”

“你敢!”

白华哆嗦一下,认文森特做训诫师的记忆翻涌而出。文森特一如既往地有气势,只是白华不敢那么逆反了。

“狼崽,你不想让白苏花我的钱我赞同,也很认可你的想法,我喜欢你对于独立的认知,我可以帮你垫付你和白苏的花销,等你有能力的时候再偿还。但是,你想用这个当借口,逃避你本该完成的教育,我可就不高兴了。”

不得不承认,文森特的心机还是要比白华多。白华躲闪着文森特的目光,他是和男人过分熟络了,胆子大到产生了逃跑的想法。白华前脚离座,后脚就被文森特像抓小动物一样捉住,夹着带到最近的沙发上。

因为足够亲密,文森特扒白华裤子的动作干净利落,还捎带手占了白华的便宜,“小朋友,你觉得我是看不出你的小心思吗?”

“看得出,我收回我的提议!呜,文森特你冷静一下!”

文森特捏住白华的肉,狠糅一把,指印留在了白皙的圆丘上片刻才散去。为了证明自己是确实是冷静地教育自家小媳妇,文森特特意先亲一口白华的腰窝才落巴掌。

“啪!”

响亮,却不疼,正适合教育思想不端正的小狼崽。


评论(19)

热度(14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